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强制拆迁何时了?

山东省人民政府信访局:

我是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南苑街道杜庄村的居民陈德新,从2013年西南片区拆迁,我的厂房、澡堂还有我的住房,强拆、骗拆、最后偷拆,总之都拆完了,直到现在未给处理,南苑街道说了不算的实际情况我给山东省人民政府如实的汇报。

2013年11月5号上午南苑街道政法委书记杨磊给我打电话,叫我上指挥部去最大的官给我谈房子拆迁的事,到了指挥部(原来的南苑工商所)杨书记说:在三楼最西头,经介绍是西南片区的许指挥长,他问我有什么想法叫我说一下,我说:从动员老百姓拆迁到居民们都搬走一大半了,这是第一次有领导给我谈拆我房的事情,动员会什么时候开的我都不知道,许指挥长当场叫来一个人问,对方说都是村里通知具体情况他也不知道。我又给指挥长说:我什么过高的要求也没有,马路上的澡堂、村里的厂房和住房怎么给村里算的怎么给我算。再说2002年我给村里新建的路、下水道、公共厕所到现在一分钱没给我,干活的工人要告我,我我东借西凑2003年11月全部给工人结清,请求政府一块给我解决了吧。许指挥长说:只要按规定合情合理的十套八套得都能给你,我连忙说:行 行。指挥长又叫来杨磊书记还有一个姓姚的主任并定好明天量我的房子。6号早上9点姚主任带了4人量的我的房子,共分为;澡堂一处、厂房三处、两层带院子的七套(按村里的规划图纸盖得)、住宅房两层的两处、仿古建筑一处(有院子 鱼池约50平方 假山约3米高4米长 玉石雕像2米多高  桥1,6米宽12米长 盛果期的果树300多颗有视频图片为依据)以上房屋,除了我住的仿古建筑四合院以外,都在营业中 有营业证卫生证件等。量完后姚主任叫我按手印,按完我给他要一份,他说居民们都不给,我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7号上午到杨书记办公室,他说领导不在定完给我通知,我说:许指挥长前天不是说好了吗?量完就调房子算账交钥匙?杨书记说:他没接到通知,谁答应的你你抓紧时间找谁,指挥长快走了。多次给杨书记打通电话他不是开会就是有事,不到两个月许指挥长真的调走了。

2014年1月中旬我委托唐建国全权处理我的事,快过年了他把我的资料全部给我了,问我,和杨磊有矛盾吗?我说没有啊,我和现在的村支部书记朱玉海很早以前有矛盾,(当时村里买给我的在基地,是朱玉海想盖房子的地,)没想到他一直记仇到现在,朱玉海当书记的第二天就把我的水管给掐断了,我打的齐鲁晚报的电话,他又找的邵兵调解开的,2013年3月18号朱玉海和杨磊书记把我叫到杜庄村委,朱玉海说:把澡堂归村里能算门面,在我名下什么都算不了,我要是同意了,村里的我所有的房子他都不干涉,我没同意。当时我还给杨磊书记开玩笑说:刚开始拆迁的时候在澡堂门口遇见杨书记,手里提个大书包穿着也很土,骑个自行车,这才几天啊 就有了大官的风范,换了精致的小手包穿着时尚,吸烟也用手端着吸,出门也有汽车接送该注意形象了,杨书记连忙说:哥来看你说的了。老唐哥说:现在就杨一个人拦着,我说那怎么办,堂哥说先放一放吧。

2014年3月6号上午南苑街道黄浩书记给我打电话,叫我上西南片区拆迁办公室,他和一个姓李的 女局长给我谈我房子的事,我征得二位领导同意,我做了视频录像,问我房子到底怎么回事,我还是上次给许指挥长汇报一样,从说了一遍,之后二位领导还是叫回去通知,4月1号我给黄浩打电话,他说他有事那就把电话给挂了,5月20号上午黄浩给我打电话说:‘先拆澡堂外面的三间房子’,把我的大门往里挪,我说:‘那三间是村委的房子里面装修的怎么赔,你要当家一起拆了不就完了’。黄浩书记说:‘我们是敲锣卖糖,各干一行。’我又问他:‘你是共产党员吗?你说这样的话。’黄书记说:‘你也不用给我上纲上线,我光管传话’就把电话挂断了。

2014年5月23号早上有人在拆我用的房,问他们谁叫拆的,他们说李彪。我给李彪打电话叫他来,李彪来后说南苑街道的梁敬志书记,叫他拆的,说你已经叫钥匙了,我说你先停下。我跟你你找梁书去,李彪说,你打完电话我就去了,今天星期五没人,得到下星期一,我给李彪说,拆的动西给我看好,没见到梁书记前少了东西你陪我,他说行。25号上午,我和朋友在喻屯吃饭。李彪来电话说,城管来人吧房子拆完了,明天梁书记在南苑和你谈,26号早上我叫李彪跟我上南苑,他害怕说,我还有好多活干完没给我结账,你自己去呗,我到南苑没找到梁书记,后来找了几次,也没见着。

2014年6月30号下午1点多,张伟给我打电话,说他把土方的活签下来了,急着动工,定个时间和梁书记见面谈谈你的房子的事,我说行,只要合理马上交钥匙。7月9号11点多张伟给我通了两次电话,还是急着动工,澡堂扩路碍事,村里的房子建楼碍事,工地运料建临时路厂房碍事,昨天指挥部专门开的会,澡堂和厂房大体960万。真不行张伟从工地凑够1000万{壹千万}。然后土方里再给给他加壹元,村里的老房子营业房不能超过350平方剩下的要钱要房子你看着办。下午我和梁书记见的面,一见面梁书记说:我是干司法工作的,你的营业正有一个是假的,我说不可能,两个营业证我每年都审,要有一个是假的我负法律责任,梁书记说几个,我说两个,梁书记说唐建国拿来三个,我说我知道了,他多拿来一个有安居的一个,梁书记说这就对了。梁书记又问我什么时候交钥匙,我说梁书记我那7套住宅房还有仿古建筑的四合院一起算了吧!梁书记说:老陈350个平方的营业房对你够照顾的了,你现在积极配合,修路是为了迎接省运会开幕式的召开!楼盘是市里下达的死命令,谁也阻挡不了。老陈你配合好了,剩下的以后怎么都好商量,就这样吧,我还急着开会,你上二楼找杨磊算算抓紧交钥匙。我找到杨书记,他问我什么时候交钥匙,我说算清楚调了房就交,还有澡堂里的及其设施装修什么的 厂房里的机器搬家费都怎么算,杨书记说:住宅今天能交不,我说算完调完房就能交,他说这样吧,明天一早叫评估公司来给你评估一次,评完你交房子,今天先算住宅房,我说行,他打电话叫来谢坤主任,叫我跟他算账调房子,跟他来到原来的烧伤医院一楼谢主任的办公室,先挑的营业房,我想要一套350平方的,谢主任说最大的170平方左右是郭庄地界,

最后调了一套170平方左右 120十平方左右 70平方左右(当时没给我单据 具体平方数我记不清了)因这两套住宅房应该摊住房400多平方,余下的平方加上搬家费 辅助房的补给的钱一共57万元,我一分没要又调了一套21层120多平方的 一套90多平方的一楼住宅房 两个地下停车位 两个大一点的储藏室 谁也不找给谁钱。当时我给谢主任要单据,谢主任说:他的报给杨书记签字。我回到杨书记办公室,他问我调完了吗?我说调完了等你签字,他说知道了,他又叫来朱玉海,朱玉海叫李彪带着我商合欣家园(杜庄村委租的办公室)找张伟的妈妈开了张什么单子,又回到杨书记办公室把单子交给杨书记,当天夜里就把我的营业房给拆了。10号早上杨书记打电话说:评估的来了,先平估的澡堂,后坪估的三个厂里的设施还有装修后 杨书记把我叫到他办公室问我:什么时候交钥匙,我说什么时候给我钱还有厂房里的东西多,杨书记私下给我定好,先给我700万叫李彪先拆澡堂,厂房我先搬着,我说行,第二天早上我跟杨书记来到一楼财务室签了我的名字按了我的手印拿到了700万元的支票,澡堂了的设施叫李彪给了我4000元钱。停了几天,记得是一个星期天杨书记把我叫到南苑街道二楼他的办公室,问我厂房拆到什么程度了,我说快了,闲扯了一会我就回家了,第二天我上财务室签字按手印又拿到100万元的支票,把厂房拆完就剩下仿古建筑四合院和7套有争议的两层楼了(就是一开始朱玉海和杨书记所说的村里的房子不干涉)没几天工地修运输路,把四合院北边的房子也给拆除,再后来,砌围墙把我的门给封掉,进不去家门,从此无人过问此事!停水停电,收废品的人逐步把我家的所有门窗偷走。

2016年12月5日南苑街街道新上任的领导班子,陈浩书记南辛庄派出所所长张悦指派杜庄村邵兵书记给我联系,让我去南院镇党委陈书记的办公室,三位领导都在,陈书记咨询我房子事宜,我还是和以前的几位领导谈话内容一样,向陈书记重申了一遍,陈书记说,我只知道合同签约的200多万没到位,当时,我问陈书记什么合同,我从未见过任何政府给我签约的合同,就是前期政府领导让我领取部分赔付款的时候签过字,(支票),剩余的200多万余款,和这 7套两层楼的房屋还有四合院的仿古建筑不是一起的。剩余政府未赔付到位的200多万余款是我的企业赔付款,再说这么多年了,200多万也该给我点利息了吧!当时张悦所长和陈书记都不相信我没签合同,张所长当时就说我,这可不是小事,不签合同谁也不相信!陈书记当场给某个领导打的电话咨询,证明了我说的是真话!然后对我说,给不给利息我说的不算,我要给领导汇报,你回去等通知,把情况如实写出文案交给邵书记。

2016年12月9日晚,我路过老院子发现成了一片废墟,房屋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偷偷的拆掉!我赶紧给陈书记打电话说明现状,陈书记给我回复说不知道什么情况,并安排我给邵书记汇报,我和邵书记通过话后,邵书记回答说:也不知道!并告知我不要着急,明天一早邵书记说街道找领导问问说明情况再给我答复。10号早晨,邵书记给我打电话说今天是星期六,等星期一再说。星期一上午邵书记给我打电话说,常主任回复说这几天有事,忙完这两天再处理我的事,赔付款已经准备到位,常主任说指挥部没钱,街道先垫付给我。在之后我多次给邵书记打电话咨询赔付款的事宜,邵书记说马上到春节了,领导们真的是很忙,说年后再说吧……

2017年8月19日,再一次宴会上,我遇到邵书记,邵书记问我,你的房子调完了吗?我说调完了,和营业房一起调的,邵书记说:分配房单上没有你的名字,快上房了,你抓紧问问吧。我问邵书记,我找谁对接此事,麻烦你帮我问问!邵书记回答我说下个星期吧。

9月1日,我给邵书记打电话过问此事,邵书记说,你赶紧过来吧,街道领导来处理别人的事情,我来到村委办公室遇到杜齐伟的媳妇,她和我的七套房屋情况基本一样,稍后,邵书记叫我去老党校接董主任,我和董主任一起到了村委办公室后,街道办事处来了一位女士,经邵书记介绍:是街道的柴主任,柴主任先处理杜齐伟媳妇的房屋问题,后来,杜齐伟的女婿开车把指挥部楚磊局长接到办公室,楚磊局长与柴主任交流后和当事人达成共识。快一点了,杜齐伟的女婿把楚局长送回,我的事下午再说,午饭过后,柴主任重点的问我房子原来的情况,我还是和上几次领导找我谈话一样,我重申了一遍。重点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这7套两层楼带院子附有配房都是按照村里的规划图纸建造的,还有我居住的3层仿古楼的建筑2005年建造。我所述说的这些所有房子都是我私有财产,有村委证明并盖有村委公章。柴主任记完材料后给我说,让我写个书面材料交给邵书记,听通知。又是一年过去了,2018年4月份,我再次来到南苑街道办事处,谢书记和常主任拒绝见我。董主任告知我去杜庄村委,在杜庄村委,董主任和杜庄村委的邵书记接待了我,因董主任和邵书记之前没有介入我的事,我又从新把我的情况和诉求重申了一遍,之后,董主任给我回答说一个星期后给我答复并处理。之后的两个月内,董主任和邵书记的确帮着我到指挥部跑了多趟,2018年的6月份,经过董主任和邵书记的多次协调,我才和指挥部的楚局长见上面,楚局长手里拿着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我的拆迁合同并且有我的签名,我给楚局长要一份他不给,复印一份也不行,用手机照几张照片也不可以,楚局长用手拿着在我面前翻了一遍让我看了一下,我当着董主任,邵书记还有楚局长当面澄清我只签过两次名字,两次签名都是在领取支票的时候签的,从未签过什么合同,而且楚局长拿的这份拆迁合同并且说有我的签名的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最后还是让我回去等通知。

2018年8月份,孩子的妈妈(前妻)因脑部肿瘤手术住院,一直在外租赁房子居住,房东得知病情后让前妻搬离,不在对其租赁,这个时候我又找到了董主任和邵书记说明情况,经过多次协调,决定给我一套按照原来合同规定调好的房屋一套92平方左右的房子,合同规定我调的是1楼,现在给的我是2楼,其他的还是不给我处理,还是让我听通知。处于无奈,2018年12月末,我第一次来到济宁市信访局要求政府领导处理我的事情,信访局领导给我说15个工作日给我答复。一个星期左右我接到董主任的电话,说你的事情要等土地局的某个领导,你所有的房屋赔偿都是土地局某个领导清算的,目前这个土地局的某个领导已经调离到异地工作,等他有时间的时候才能落实。我依然在等待,直到2019年3月份至今我没等到任何处理我房屋的音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来到山东省人民政府信访局,恳求政府秉公处理!

以上所述句句属实,如有不实,我本人陈德新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当事人:陈德新  手机:13176798989

身份证号 370802196608220616

2019年3月25号

我 的 诉 求

尊敬的山东省人民政府信访局:

因我房屋拆迁一事,都是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南苑街道办事处的领导一手操办,我强烈请求南苑街道的领导:

一、把我已经被拆掉房屋的一切事项,依法和我签合同,对我所有房屋、辅助房、仿古建筑、机器、果木树等评估单据给我一份,我的知道那个评估公司评估的(我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公民,对我自己的事情有知情权)

二、3个厂房、1个洗浴中心的拆迁赔偿款,还未支付给我的余款,按银行的贷款的计息方式连本金带利息一并支付给我。

三、2016年12月5号南苑街道办事处的领导及派出所的所长:给我谈完的并叫我回去听通知:已居住的7套两层房及仿古建筑,12月9号就给偷拆了,依法按居住房屋赔付给我。

四、还有我已经调好的,并有谢坤主任算完帐的3套门面房 2套住房2个地下车位 2间大的储藏室,这里面包含着政府赔给我的57万人民币,我一分没要全部算在这几间房子里面的(现在村里的居民都已上房入住,自今还未给我处理)

恳求人民政府秉公处理

诉求人:陈德新   电话:13176798989

身份证号:370802196608220616

2019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