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问政府野蛮强拆 民企艰辛维权的背后

2003年一民营企业按照成都市招商引资文件精神要求,完全在满足政府规定和条件下,投资过亿元建成的项目,17年后的今天,由于政府变脸,一句话就成了非法建筑,遭遇野蛮暴力拆迁…

昔日引资企业为何不能复工复产?

名人御苑国际艺术园区位于成都市金泉街道办事处淳风桥社区。据介绍,2020年1月初,园区突然遭遇断电。园区多方沟通发现,电力公司停电是金牛区政府去过函件后强行逼停的。此后,这里的住户因为断电连续发生过半夜摔伤的事件,园区负责人说:一人因摔伤住院抢救无效死亡,死者家属正在起诉公司。从此园区和业主陷入更大的麻烦中,企业维权无门,业主复工复产也不能。

图说:金牛区金泉街办给园区的回函并没有公章。

据介绍, 早在2006年,园区开发方按照当地政府《关于两河城市森林建设用地有关控制要求的通知》精神,顺应政府要求‘允许社会资金进入,完成政府项目配套工程,政府出政策给予土地指标,进行规划和报建,政府同意建设。当时政府斥巨资打造占地6000多亩非遗公园,当时从中央到地方各大媒体纷纷跟踪报道,一度火热。政府并为非遗配套设置了七个有土地指标的配置项目,本项目就是其中之一,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建设中政府各职能部门,多次来项目上履职并肯定建设项目合规达标,项目建成后得到市、区领导的高度赞扬并多次带人来项目考查参观学习。

“这个占地6000多亩财政耗巨资建成后的非遗项目,2008年后不知为何就迁至温江,政府规划做了变更,配套项目功能丧失,但政府不管招来企业的死活,所有招来的民企只有自救重新调整产业,”园区有关负责人透露,政府调规后该片区六千多亩土地由一家大品牌地产公司接管了,并开发建设一二期高端别院,目前正建设三期,且已公开向社会售卖。园区负责人很疑惑,政府为什么要这样?一女二嫁甚至多嫁?

本次停电月余时间后,园区近日收到了金泉街道办事处的答复信函。该信函称该处土地属于违法用地,为有效制止违法行为,相关部门都依法采取了措施。信函还告知“要配合相关部门的工作,早日拆除违法建设”。“这是明确拒绝了恢复供电的请求,同时我们复工复产也无任何指望了。”园区一名负责人说,政府发通知等等不给真正的主体——开发方,却给承租户。“长达十年时间在此投资兴业的梦想折翅,政府把我们招进,我们投资过亿的建设成本谁来负责,这里还有温州商会、温州党工委、温州政府驻川联络处,以及文化兴业的广大艺术家的工作室都在里面办公,不是说搬就马上能搬的。政府变脸不能对招来的民营企业死活不顾,交给另外的公司搞开发,要求搬迁,现在又说属于违法了,政府行为不能太任性,这是典型的以言代法,以权压法的乱作为,同时也不适合稳投资稳发展的中央要求。也该给我们说话申辩的权利。”他说,街道办职员明确表示疫情期间不恢复供电,而且还将立即组织人员来强制拆除。

野蛮强拆法理何在?

矛盾爆发于2019年12月16日,园区收到一份来自金泉街道办事处淳风桥社区居委会的书面通知书。内容称:该处13栋房屋为违规建筑,要求公司以及租户要自行搬离,该房屋要被强制拆除。收到这份通知书后,园区有关负责人向金泉街道办事处和金牛区有关部门了解情况。园区方质疑,社区居委会显然没有任何执法权,为何要下发拆除类型的告知书,这是典型的乱作为,也是权力越位。

2019年12月26日上午,上百名不明身份人员来到园区将两栋房屋拆除。在场目击者回忆称,当时属于野蛮强拆,非常吓人,有人破门有人爬墙翻窗,将园区内住户的家具等物品乱七八糟扔到屋外,保安以及园区内的人员被集中控制达几个小时之久,园区外戒严无法进出,不能拍照录音录像。一保安用手机在录像过程中,被民警按地上夺取手机责令当场销毁录像,并被严格控制至强拆结束,园区负责人表示,强拆时他正在出差,回来后立即多次报警求助,警方平台有记录可查,后又亲自去当地公安报案,公安说他们不知道,负责人说:上千万房子被不明身份人野蛮拆除要求公案立案侦查,找出真凶,民警一脸茫然,不予受理,更不立案。一星期过后,辖区金泉派出所致电园区负责人去派出所,负责人称:我以为是立了案查出了真凶,到了派出所一邓姓所长见了我,我急迫地问,怎么样?查出来了?邓所长涚,谁给你查?我说当时来了很多民警,就是你们给我拆了的。邓说他不知道,我说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邓问:你为什么要报案?为什么要告诉媒体?为什么园区死人要设灵堂,你知不知道你修的房子是违法的?我涚这些问题是你派出所管的吗?我既没治安问题又没违法,灵堂我知都不知道什么叫灵堂,我的项目是按照政府的要求合规建设的,有文有据可查,即使是违法也是政府违法在先。你叫我来这里干嘛?派出所是什么地方,这是对我威胁,人权的侵犯,你知道吗?

“是否为违法建设,当地有关职能部门对此曾书面否认了这一点,不管是不是同一个部门的不同认识,但作为园区方来讲,任何政府部门的白纸黑字都是有依据的,是值得信赖的。”前述负责人气愤地说,规划的问题,违建的问题等等在实体上都是站不住理由的。他同样质疑:当地政府拆除两栋建筑的程序行为严重违法,提前没有书面通知就突然闯进来拆了两栋建筑物,而且还公然表示不等疫情结束还要来强制拆除。

司法救济为何走投无路?

“在房屋被拆除前,我们从未收到任何政府机关的强制拆除通知书等合法文件,出差回来后看到的是一片废墟。”园区前述负责人说,面对这一遭遇,他选择了相信法律,用法律的武器来捍卫合法利益。于是,他以最快的时间找到了川内的律师咨询,但因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些律师不愿意正面代理本案。无奈之下,园区又决定找距四川较近的重庆的律师作为代理,欲起诉当地政府。让他感到遗憾的是,重庆律师到成都中院现场递交起诉状被拒收,此后律师又通过邮寄方式再次递交,又被退回。

无奈之下,园区派人远赴北京,期待寻找专业律师依法解决该强拆纠纷据这名负责人透露,北京代理律师介入后至今,也先后与成都市中院以及四川省高院沟通,但目前依然没有立案。“自收到材料至今不知过了多少个7天的法定期限,法院就是不立案,也不告诉我们不立案的理由,我们寻求司法救济却走投无路。当事人说: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里面不排除有行政干预司法的嫌疑。

对此,有关行政法专业人士结合已知事实表示,政府应当坚持诚实守信,依法行政,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实施征收,确属违法建设也可依法处理。当前抗疫与企业复工复产经济复苏是举国下的头等大事,也是关键期。拆迁应该按照国家拆迁法规定程序依法进行,拆迁本是一个繁琐工作,牵涉部门和人员众多,难免不扎堆聚众,会对抗疫留下隐患。本案在实体上存在争议,政府强拆在程序上存在一些问题,姑且不论该行政争议谁对谁错,司法救济的大门应该敞开,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这是新时代治理体系,治理能力依法行政的合理要求,同时也是依法执政的应有之义。

“即便如此,新冠疫情发生后我们还给当地政府捐资助力,我们相信政府才来投资兴业,如今遇到争议我们希望依法解决,有个公平合理的说话的地方,这是作为一家企业最起码的诉求,无奈地方政府前后变脸实施野蛮的拆除行为,法院竟为此堵死大门,如今企业濒临死亡。”该园区一负责人无奈地说,他所认识的成都本不该是这样的营商环境和法治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