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协议就让他们痛失赖以生存的良田?

导读: 近日,贵州省织金县猫场镇小牛场片区村民向记者反映,称疫情期间,他们耕种的基本农田突然出现几台挖机肆意对他们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田土进行破坏,村民们向“凶手”质问,才得知自己的承包土地被村委私自流转给煤矿企业进行所谓的地质灾害综合治理,实则是为了露天采煤,涉嫌盗采国家煤炭资源牟取利益。

民生问题大于天,村民们反映的情况十分属实?3月11日,记者亲临猫场镇进行调查了解,揭开了一些鲜有人知的内幕。

田土遭破坏 稻草被焚烧 

初春的三月,繁花似锦,庄稼长势喜人,然而贵州省织金县猫场镇小牛场片区的村民个个眉头紧皱,脸上愁云一片。在村民王女士的带领下,上午12时左右,记者到达猫场镇小牛场片区岩脚村的磨石田组。只见两台挖机已被村民阻止作业,数亩粮田已被开膛破肚,挖得千疮百孔,破坏十分严。翻开的泥土被挖机胡乱的堆放,垒成了几座小土包,随着微风轻吹,空气中不时夹杂着一股股清馨的泥腥味。放眼一望,上千亩的田土基本荒废,看不到一颗存活的农作物。一条灌溉农田的沟渠也惨遭“毒手”毁坏严重,乱石林立,路人通行十分不便。

两台挖机已被村民阻止作业

据村民们讲,挖机人员不仅将他们赖以生存的农田破坏,而且还丧心病狂的将用以饲养耕牛的稻草焚烧。在村民们的带领下,记者跟着村民来到一处河堤边,确实看到有几堆烧尽的稻谷灰。村民们指着远处一块没有遭到破坏的水田称,村里的水田原本是依据丘陵的地势一层层耕种,如今遭到破坏,田埂和道路已经难以辨识。原织金县发改局组织实施的排水沟也被挖垮填平,令他们尤为气愤的是,有村民哀求施工人员不要将排水沟破坏时,村委负责人竟然不但不劝阻,反而大声呵斥村民。如今,排水沟被毁,严重阻碍流水。春雨爆发时,不但会伤害农田耕土,更会影响人居安全。长期采煤   无法耕种 据现场的村民说,罪魁祸首来源于数年前猫场镇政府招商引进一家叫检槽田的煤矿因长期采煤,导致小牛场片区扩兴、新联、岩脚、红星四个村庄近年来水源断流,人畜饮水困难,土地塌陷,庄稼逐年减产最后到无法耕种。去年,村里突然来了一班人马,没打打任何招呼,就对村民们的农田土地进行丈量,说是要进行地质沉陷综合治理。几乎来不及反对,村民们就被告知,所有村民的土地将被流转,流转时间为三十年,征地补偿费用按63.8元/平方米支付。咨询村委会, 村委会的人讲,此次征地涉及扩兴、新联、岩脚、红星四个村12个村民组,占地几千亩。强行流转  土地证成废纸土地被一次性流转三十年,就意味着今后的吃饭问题全靠买粮来解决。村民们对政府在当地耕地已经十分紧张的情况下,还帮流转给企业十分不解。他们纷纷说,自己手里拿的是政府颁发的《土地承包经营证书》,得到土地证书却保护不了属于自己的土地。磨石田组长李友国看着纷纷发言流泪的村民也显得十分无奈,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叹息,据他讲,在此次土地流转中,多数村民不同意,只有少数几户经不住村委会的压力,违心的签了流转协议,大多数人家都被企业强占,他家也不例外。“别小看这些田土,对于我们这些农民来说,最依赖的就是土地,最起码吃饭的问题能解决,心里踏实。”李友国颇有感触地说;“当然农民也可以到外面打工,但那样太不稳定了,而且像我这么大年龄的,那个还敢要我们。”李友国说。

承包30年的经营合同

采访中,大部分村民说。被强征的田土基本都是好田好土,亩产1000多斤,这在山区很少见。村民郭贵洪说:“去年,镇里干部通知说要帮企业征用这片基本农田,大家都不愿意,后来村委帮做几个村民的思想工作,勉强有几户签字同意。一次征用这么多基本农田,既不召开村民大会,也不与村民签定符合国家有关规定的书面合同,同时也不告知这片基本农田是谁审批的,大家的知情权没有得到起码的尊重,这怎么能让村民信服?”村民代表刘德强认为,检槽田煤矿在小牛场片区占用田土几千亩,可至今村民们连治理的方案及相关部门批复的手续都没有看到。特别是土地补偿问题,国家明确规定对被征用耕地的赔偿金应当公开举行听证会,广泛征询村民意见,依法确定补偿标准和补偿方式,但是镇里把这些环节都省掉了,直接按63.8元/平方米作为补偿。  名为沉陷治理   实为盗采煤炭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3月7日两台大型挖掘机开进河坝,肆意对良田好土进行破坏,村民们质问挖机司机,是谁指示他这么干的,挖车司机说是检槽田煤矿沉陷综合治理项目部的工作人员对他讲,这里的基本农田底下有煤炭,煤矿企业已经将该片土地征用,他是受雇与煤矿地质沉陷综合治理项目办帮助露天采煤。据他了解,毁田事件主要根源是几个福建人认为农田下面有煤,便与检槽田煤矿勾结,挂靠在煤矿成立打着地质沉陷综合治理的旗号,实则是想盗采国家煤炭资源。

涉嫌盗采煤炭资源

在自家屋前,这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端了一根板凳一脸茫然的望着被毁坏的农田。用他的话说,露天检槽田开采离村庄这么近,污染这么严重,是否可控,还未通过环评,征地就已开始,是否合法程序?如今,他身上又多了个标签:失业失地人员。村民们纷纷拿出了自家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面对采访,他们纷纷表示承包经营权握在自己的手中,为何不经过自己的同意便能搞土地流转。更为奇怪的是,即使已经同意流转土地的村民,到现在也没有见到正式的土地流转合同。 “良田是国家的,一个村民委员会怎么就有权代表我们把它卖了呢?”被征户普遍表示,如果真是为了建设利国利民的“公共利益,我们举双手赞成;但以政府征地之名,帮私营企业盗采国家煤炭资源,我们绝不答应。失地之痛   怎么生存?在一片小油菜旁,一个正和妻子推着一车牛粪的村民听说记者是记者,这个老实巴交的汉子再也克制不住情绪,嘤嘤哭泣;“前几天,这里还是稻田,可今天却惨遭毒手。土地是我们农民的命,我们今后怎么办啊!” 政府帮企业把我们赖以养老的土地征去现在连个正规手续都不给,这简直要把我们往绝路上赶啊!国家建设基本都要提前一两年告知,而私人征地怎么说征就征,让村民们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这还是以人为本吗?自己的粮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遭人突然毁坏,这种突如其来的恶劣行为,严重损害了自己的基本人权。村委会领导必须给予合理解释,保障农民的土地权益,给农民一条活路。

被毁坏的引水渠

如此大规模违法征用土地,简直不把老百姓的死活当回事,对失地农民的生存发展问题视而不见,无疑是对“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亵渎。当地村民面对记者采访是在发问,但更像是在给自己打气。一人采访不合法合 镇政府有权拒绝?在检槽田煤矿地质灾害沉陷综合治理项目部,一个自称姓陈的负责人声言,他们征地是取得当地政府同意,相关手续在猫场镇政府里。针对老百姓担忧的诉求,这位负责人没有回应,却一味的指责老百姓对他们的工作不予支持。对于耕地被非法占用情况,猫场镇李姓工作人员表示,这片土地被政府批准综合治理,手续齐全,全部在镇里。采访必须两人以上,记者一个人采访不合法,征地手续不便予提供。  政策红线:触碰为谁?在农村,土地是支撑一个家庭的经济命脉,其间承载着太多太多的东西。 土地亦是农民的命根子,是国法的高压线。国家法律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占、买卖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但是,在实行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背景下,织金县猫场镇小牛场片区就这一基本国策却成了一纸空文。村委会竟然置国家三令五申的土地法于不顾,将本应属于全体村民所有的集体土地以63.8元/平方米价格出让给检槽煤矿,打着沉陷综合治理牟利。

数亩基本农田被破坏

如今,数亩耕地在推土机的轰鸣声中渐渐失去了应有的绿色,习惯了田间劳作的农民不禁黯然泪下,彼时满脸疲惫的乡镇干部还将继续口干舌燥的做村民工作,然而,写满愤恨和宣泄的告状信依然是雪片般飞向有关部门。面对这种农民心伤,政府受累、耕地流失的局面,人民不禁问到,究竟是谁在触动国策这根高压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