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富县瑞通精细化公司欠我们血汗钱何时归还???

我们是富县瑞通精细化工有限公司的债权人,现将富县瑞通公司显名股东王建军与隐名股东郭盛恶意串通,虚假诉讼的形式将富县瑞通公司的资产和务分离,将资产转给郭盛,债务留给空売企业等一系列严重侵害富县瑞通公司全体债权人的黑恶行为举报如下:

富县端通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基本情況

1、该公司系2013年10月25日在富县工商局注册登记的有限责任公司,根据登记信息显示该公司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及股东均为王建军(2017年6月前后死亡),2015年9月前郭盛同为该公司股东。但实际情况是,郭盛实际投资瑞通公司3800余万,在瑞通公司対外经济活动中,频繁使用郭盛的个人银行账户收支各类款项,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二、欠款事实

2015年至2017年期间,富县通公司共欠付我们工程款,材料款、借款等款项共计近2600万元。(后附证据材料)

虚假诉讼、恶意逃债事实

2016年,郭盛将其向富县瑞通公司的投资款3800余万元捏造为给王建军、李香梅(王建军爱人)的借款,向河南省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王建军、李香梅偿还其民间借贷3802万元,立案后不久,他们于2016年3月15日达成民事调解书,由王建军、李香梅于六天内即2016年3月21日前偿还。

2016年3月24日,郭盛迅速以王建军、李香梅不履行上述调解书为由,申请强制执行王建军、李香梅,更令人震惊的是,2016年8月10日,富县瑞通公司竟为王建军、李香梅向濮阳中院出具执行担保,担保王建军、李香梅于2016年12月31日前还欠款,同时承诺王建军、李香梅逾期不履行,同意追加本公司为被执行人,以公司全部财产清偿王建军、李香梅的上述债务。据我们了解的情况,该执行保证书很可能是伪造的,王建军死亡后后补的

王建军死亡(2017年6月前后)后,郭盛申请追加富县瑞通公司为被执行人并査封了公司全部財产,此时,陆续有富具瑞通公司的权人联系富县瑞通公司的总经理李章平询问情况,李章平告知郭盛是瑞通公司的二老板,郭盛起诉王建军及强制执行瑞通公司实质是让郭盛接手瑞通公司财产并继续生产,法院将瑞通公司财产执行给郭盛的前提是要将瑞通公司的债务偿还完毕,李章平哄骗债权人向他申报债权,称郭盛在执行前会偿还,即便不能一次性偿还也会出具承诺的。与此同时,郭盛还加快了侵吞富县瑞通公司财产的步伐,指使其亲属段永恒代表富县瑞通公司配合办理在濮阳中院的相关拍卖的各项手续。个别在富县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富县瑞通公司的债权人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于2018年申请对富县瑞通公司进行破产清算,2018年6月10日,富县法院经审理认为,被执行人富县瑞通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債务,决定将富县瑞通为被执行人案件移送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破产审査,2018年6月16日,富县法院将移送破产审查决定书书面邮寄给濮阳中院。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8条关于“执行法院作出移送决定后,应当通知所有己知执行法院,执行法院均应中止对被执行人的执行程序”之規定,濮阳中院接到通知后应当立即中止对富县瑞通公司的执行程序,然而,濮阳中院根本没有理会,紧锣密鼓实施对富县瑞通公司全部财产(其中的房产均没有合法手续)的拍卖,2018年7月25日,濮阳中院更是做出(2018)像09执恢14号之一执行裁定书,宣布拍卖富具瑞通公司全部財产成交,由郭盛以2200万元竟拍取得,所有财产所有权转移给郭盛所有

2018年8月29日,为完成郭盛计划的转移财产、逃避債务、继续生产经营的最后一步,其以从富县瑞通公司接手的全部财产作为出资在富县瑞通公司的原址上新注册了富县盛泽精细化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之前代表富县瑞通公司办理拍卖等执行手续的段永恒(郭盛亲属),该公司将富县瑞通公司的人员全部接收,业务与富县瑞通公司一致,客户也都是之前富县瑞通公司的客户。郭盛接手富县瑞通公司的很多资产没有合法手续,富县政府在明知富县瑞通公司欠付大量外债群众多次信访、郭盛金蝉脱壳转移財产的情况下,仍大力支持郭盛的行为,还为郭盛补办了之前不齐全、不合法的财产手续,帮助郭盛完成财产转移、逃避债务的计划。

实际上其一系列做法就是将资产与债务剥离,顺利完成转移财产、逃避债务的目的,不论是富县瑞通公司还是后面的富县盛泽公司,都是郭盛操纵的工具,他的行为属于典型的虚假诉讼,恶意逃债,这本身就属于新型的黑恶势力,希望能够查清事实予以严处,还人民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