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汕头市潮阳区“恶霸”陈炎松的控诉书

20年举报无果 “里外联手”何其嚣张!

100亩土地权证被“骗借变更”究竟谁在渎职?

尊敬的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安部领导及各大媒体:

我叫李林和,身份证号码:440307194906020077,家住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海门镇洪洞村姚厝园4巷,从事建筑施工。

控诉如下:1994年,我承接了广东海门建筑公司同汕头市潮阳区海门镇湖边村135亩集体土地平整项目。土地平整工程完工后,我支付了土地补偿等各项费用总计430万元,有偿取得了其中100亩土地70年的使用权。该宗土地所涉钱款我交清后在国土局依法办理了10本《土地使用权证》。

在取得《土地使用权证》后,本人就拟建设的项目开始筹资。当时陈炎松(原籍潮阳市海门镇湖边村)说:“只要用上述10本《土地使用权证》作为抵押物,其就有办法代本人向银行贷款。”我当时信以为真,就按陈炎松的交代,于2000年3月22日,将上述10本《土地使用权证》的原件交给陈炎松(陈炎松叫他的侄儿郑伯鑫过来拿走,有书面《借条》)。

后来,我一直向陈炎松询问银行贷的进展情况,陈炎松一直都说正在办理中。虽本人一再催促,可他一直都以托人帮助贷款是求人的事情为由拖延,直到2010年,我隐约感到事情不妙,可能是受骗了。建设也不能再拖下去,我再次找到陈炎松,要求归还10本《土地使用权证》,此时陈炎松直接说:“土地是他自己的”,我立即反驳,当时你叫侄儿到我家借的,有借条为据,后经多方打听,才方知陈炎松早已将10本《土地使用证》私自转到自己名下。

为此,本人于2010年遂向汕头市潮阳市公安局报案,当时潮阳市公安局受理我的申诉,进行多方调查、取证。证实本人于1993年至1994年底分次以银行电汇付清土地承包转让的“二费一金”享有土地使用权;借条经手人郑伯鑫到案供认10本《土地使用权证》系在陈炎松授意下从我本人手中借走的,更是在我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篡改土地权证所有人(当时其弟陈元兴为湖边村村委书记,由其弟加意见进行更名过户),但陈炎松在得知我报案后利用其在潮阳多年经营的官场势力,帮其压下此事,并对我百般恐吓、辱骂,更扬言在汕头地区我无法从他手中要回《土地使用权证》。

多年来我先后数百次往返于次到潮阳市委、市政府、国土、公安等各级、各个政府部门申诉,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一直拖拉至今。

2013年3月31日,本人到汕头市委申诉,汕头市委领导接见并听取本人申诉,受理我案呈报材料,答应秉公办理,并会在二个月内给予回复,但之后查无音讯。至2013年9月24日,本人再次到汕头市委上访,不得其果,2014年底本人再次到汕头市公安局刑侦处申诉,上报本案有关情况,至今仍未有回复,陈炎松仍逍遥法外。

我不明白的是,堂堂国家土地管理机关究竟是谁在我不知情也无任何授权的情况下,直接把《土地使用权证》变更到第三方名下,直接导致了这场100亩土地被他人非法占有达20年之久的侵害事实,导致我后半生事业无法开展,身心疲惫,吐血致病。

陈炎松勾结其弟陈元兴(已逮捕)利用当村书记之便伙同政府里某些害群之马,里通外联,盘居潮阳,十几年来为非作歹,贪污土地款数以亿计,强奸妇女多名,非法采沙,罗织黑恶势力为祸一方,因其社会关系网络错综复杂,本人追讨多年未果,反受其辱。陈炎松多次威吓我说:“在汕头不怕你告,尤其是在公安局告我,我把我儿子都能放到公安局上班,你还能告到我?有本事就去告,凭你们家的本事!”

本人近五六年来,先后多次上访,潮阳区纪委、潮阳公安局等都说很重视,很同情,但一直拖延至今18年没有结果。由此可见,欺诈者陈炎松确实恶势熏天,至今仍逍遥法外。

我再次恳请上级领导及新闻媒体对我的遭遇关注、关怀!

请求查处当年和陈炎松内外勾结在我不知情情况下变更我土地使用权的狼狈为奸、严重渎职的相关人员!

请求查处这件无疑无难、证据确凿的案件十多年悬而未决而沆瀣一气、官匪相护的政府里的“小蛀虫、大仓鼠”!

朗朗乾坤、党管中国,我相信“害群之马”不会一直猖狂,正义总会到来。

若能在风烛残年守望到犯法者被绳之以法,恢复我应该享有的土地使用权,是我的唯一心愿。

控诉人:

联系电话: 13510640330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海门镇洪洞村姚厝园四巷

2020年6月20日